伊犁党建网 > 读书文化 > 赏读经典
执笔话相思
发布时间:2017-07-03 文章来源: 新源县

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。那日春风吹过闺阁,你从梦中惊醒,原来是黄莺在枝头一展歌喉,却谈不上动听,“知否,你惊了我的美梦,叫我无法与丈夫相聚。”昨夜无雨,你松了口气,不知辽西是否天晴。

相思的女性可爱得紧,如果没有那黄莺儿,想必你还会酣睡几许,眼下应已到了辽西,这般遐想怎还有当时的矜持?一颦一笑间满是活力。相思熬人,那些诗人笔下的“思妇”应当是我最欣赏的女性。

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李清照与赵明诚的感情质朴自然,古时候没有那么多娱乐设备,一壶茶,一双人,一陋室,一灯如豆,足矣。乐极之时,茶泼青衫湿,浓香伴笑语,才子配佳人,这场景太美好,正因为太美好,所以才害怕失去。丈夫出远门时,平日的茶喝起来也寡淡无味,索性东篱把酒黄昏后,最妙的一句在后面,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思君令人老,易安居士寥寥几笔,就牵出了情思,惹得清风载愁绪,愁到什么程度,竟是人比黄花瘦?

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独处深闺的女人更是婉转到骨子里,有趣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闺怨诗大多由男诗人所作,《楚辞·九歌·山鬼》有言:“怨公子兮怅忘归,君思我兮不得闲。”这句是写一只山鬼等待情郎时,想象对方也正在思念自己。对面落笔,浪漫至极,这哪里看得出她是山鬼,她分明是一位勇敢追逐爱情的姑娘。

张若虚在《春江花月夜》中也刻画过思远人的场景“玉户帘中卷不去,捣衣砧上复还来”月光照在珠帘上,映在捣衣砧上,既卷不走有拂不去,徒增烦躁,思念让月光变得恼人,正可谓“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”一腔离愁恰似这倾泻的月光,哀而不伤,却触动了后人的心弦,当年明月添思愁,今夜佳人眼不眠?

而最令人心疼的女子,当属纳兰性德笔下的思妇们了。“而今才道当时错,心绪凄迷。红泪偷垂。”后悔当时的分手,如今想来不禁偷偷流泪,容若身为男子,却能写尽闺中女子的忧伤,足见其心思细腻。而那名女子,也是中国千千万万个思妇的缩影。

我想,真正令人哀伤的,不只是眼泪,还有背后一段段刻骨铭心的故事,他们的丈夫,有的战死沙场,有的生死不明,有的食不果腹,有的颠沛流离。我们看到的,是她们泪十潭,怨三千,柔弱似水,但看不到她们蒲苇般的坚韧与隐忍。于是,夜深人静将一抔相思,碾成红豆,慰一慰这风尘,入骨相思,知或不知,终将零落成泥,坠入繁世,开出一朵朵清幽的花,寂寂的绽放,余香绵长。(新源县第二中学  刘雅琪供稿)

[责任编辑:贾正兵][审核人:zhy]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说明 
伊犁州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1 YLDJ.GOV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地址:新疆伊宁市解放路西路1号 邮编:835000   新ICP备05002184号
技术支持:伊犁州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
联系我们:点击这里给管理员发消息